“扫一扫”
CBF

云南原省长李嘉廷的“风月”故事:妻子与情妇互认“姐妹"


发布时间:2019-11-11 16:24:43    来源于:PK10开奖APP

摘要:2003年5月9日,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5月20日,李最出名的情妇徐福英也被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以行贿罪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03年5月9日,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5月20日,李最出名的情妇徐福英也被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以行贿罪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又一个"贪官+情妇"的故事以双方被绳之以法收场,但两人所引发的关注却远远没有平息。
 
 
1
 
徐福英其人
 
 
贪官有个把情人不会让人惊诧,但李嘉廷之有徐福英,却有些令人不解。
 
 
两人社会、经济背景相差实在太远。李嘉廷1944年出生,1968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可以说是"高级知识分子"。1968年12月参加工作后,李一直在国家干部的行列里拼搏,最后成为权倾一方的"封疆大吏"。
 
 
相比之下,徐福英是不折不扣的"丑小鸭"。徐1962年生于昆明郊区的普通工人家庭,虽然"天生丽质",但读书不求上进,小学四年级即辍学。徐福英的丈夫说:"有一次我约了几个朋友到家中喝酒,酒兴正浓时,谈起刘少奇的遭遇,正在上菜的徐福英突然问刘少奇是哪个公司的经理?"很多大字不识的老农也未必如此寡闻。
 
 
徐福英17岁就闪电般地结婚,旋即离婚。再婚后,却与不少男人有染,从普通人到小老板,从大款到省长,从黑道到红道,不止一次地充当情妇。这种夫妻关系免不了吵吵嚷嚷,殃及家庭。徐福英之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入狱;其女不久前竟伙同社会上不法之徒敲诈同学。
 
 
但徐的发迹史又说明她绝非等闲之辈。徐上世纪90年代初改行经营餐饮,在昆明景星街租了一间临街铺面,命名为"丽人园"。徐福英年轻貌美,引得黑老大们主动撑开保护伞,当时颇有名气的黑老大杨炯明、侯连喜也跑去大献殷勤。
 
"丽人园"在法制不太健全时获得了相对安稳的经营环境,但徐本人则逐渐成为两个黑老大争风吃醋、互相较劲的根源。
 
 
1994年前后,距昆明市区40公里的阳宗海,因为是通往闻名于世的石林风景区的必经之地,加之景色迷人,成为昆明市宜良县的开发重点。徐福英和丈夫决定投资在阳宗海,建造一艘"海王号"游船。造船花尽了她的积蓄,资金缺口仍很大,她就先后以月息高达20‰至25‰的条件向侯连喜等人借款200多万元,然后又通过与云南省交通厅下属的一个经济实体合作的方式,筹资260万元。
 
 
1995年5月,耗资700万元的"海王号"建成开业,因规模大,集餐饮、住宿和娱乐于一体,很快吸引了众多游客,加之交通厅下属单位有投资,个别厅领导十分支持,不仅把大部分会议组织到船上开,而且经常带各级领导和重要客户到船上游玩。一时间,"海王号"远近闻名。
 
 
随着徐福英事业的发展,侯连喜、杨炯明逐渐成为徐福英的"包袱"。"海王号"游船开业一段时间后,杨炯明经徐福英同意,在船上开起了赌场。见杨开赌场赚了钱,侯连喜嫉妒万分,也要求到"海王号"上开赌场,遭到了徐福英的婉拒。
 
终于,两个黑老大在徐看似无心、实际未必无意的差别对待下,心生妒忌,大打出手,终于两败俱亡。在两个老大纠集力量开战的关键时刻,徐福英却"神秘地失踪了一段日子"。两个过去的"保护神",在徐福英巧妙导演下,互相火并,糊里糊涂丢了性命,由此可见徐福英手段之高。
 
 
2
 
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其实,李徐从偶然相识到感情一发不可收拾,最后连李嘉廷夫人也不得不"接受现实"的事实表明,李徐的交往具有一定的"不可遏止"性。
 
 
1995年10月2日,原云南省交通厅的一名领导请时任副省长的李嘉廷到"海王号"游船游玩。李嘉廷初见徐福英的内心感受,至今无人知晓,但李当时不仅纡尊降贵地向徐要了电话号码并亲手记下,还再三热情地希望徐福英"有事"去"找他"。
 
这些热心表现,被众多目击者尽收眼底。李嘉廷对这个女人的关照,是异乎寻常的,多少有点"一见钟情"的成分。事实上,见面几天后,李嘉廷就不避妻儿,直接打电话给徐福英,让她与他们全家一起打网球。
 
 
第一次见面两三天后,李嘉廷就径直给徐福英打电话说:"你现在来我家里,好吗?"当徐福英稍一犹豫,他又不失时机地抛出诱饵说:"来嘛,你托我找的人,我今天介绍给你认识。我在家里等你。"最后,当徐福英表示为难时,善解人意的李嘉廷说:"既然你不愿意来省委,那我们换个地方。"
 
 
再以后,李嘉廷步步紧逼,穷追不舍。对此,徐福英回忆说:"打了几次网球,我不管在干什么,他都很注意我。吃饭时,他总是把我叫到身边去坐,我不能喝酒,都是他替我喝。有一次李嘉廷甚至亲自到饭店找我。"李对徐的关照,无微不至。某次酒足饭饱后,有人主动提出送徐回家,李却说:"不用了,我会送她回去的。"
 
 
李嘉廷不光凭借权力、高位引诱徐福英,也十分注重满足徐的自尊心,消除她的社会自卑感。在一次有众多社会名流出席的场合,李嘉廷颇具深意地向名流们引荐徐福英。当李嘉廷对某大型国有企业的老总吴某某介绍徐福英时,吴的情人不知天高地厚地插嘴说:"哦,丽人园呀!我经常在那儿吃饭。"似乎自己是高贵的公主,而徐福英不过是伺候自己的灰姑娘。
 
进餐时,李嘉廷刚走到餐桌边,那个不知深浅的女人就想坐在李身旁,李突然微笑说:"这是小徐的座位。"片言羞煞小女人。这个细节给徐以极大的荣耀与满足,也使徐真切感受到李的"深情厚意"。
 
 
在夫人出差在外的某天,李嘉廷几次打电话把徐福英约到家中聊天,最终确立了情人关系。徐后来回忆说:"那天深夜在李嘉廷家里,当他要求和我发生关系时,我的思想很复杂,我知道如果不答应,以后不可能再见到他了,因为他是一省之长;如果跟他有关系,以后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帮忙。像他这么大的官,肯定有许多女人想接近,何况现在是他求我。"无论如何,一个出身贫寒、在不规范的市场经济中"打拼"的女人,此时似乎再无法拒绝省长大人的"关爱"了。
 
 
李嘉廷引诱徐福英的经过,也为人们认识真实的李嘉廷打开了一扇窗口。男人的一半是女人,追逐什么样的女人,也反映着这个人的趣味。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嘉廷异于徐福英的地方几希!
 
 
 
 
3
 
携手迈向深渊
 
 
随着二人关系的深化,徐福英开始要求李嘉廷多关心自己的"实际问题"了。
 
 
1995年底,徐福英找宜良县县长柴春智借钱。当时柴春智对她与李嘉廷的关系略知一二,不敢怠慢,当即表态,县财政的钱不能随便借给私人,你徐经理朋友多、交际广,到省里活动一下,让省里借钱给县里,县上可以帮助办理有关手续,如数把钱借给你使用。
 
徐福英立即找到李嘉廷,"缠着、撒娇",迫使李嘉廷亲自与柴春智见了面。不久云南省财政厅即接命从省际横向联合基金中借款300万元给宜良县财政局。柴遂派人以宜良复合肥厂的名义编造虚假借款报告,并按照李嘉廷授意,于1996年1月指示县财政局在未办理抵押担保手续的情况下,将300万元国家资金借给了徐福英,徐迅速用此款偿还了一笔高利贷。
 
 
1996年3月,经李嘉廷出面打招呼,徐福英通过云南省烟草公司原总会计师铁振国协调,由云南省烟草公司借款300万元给宜良县烟草公司。柴春智又按铁振国、徐福英的授意,指示宜良县烟草公司以"扩大烤烟面积,提高烤烟质量"的名义拟写了虚假的借款报告。300万元借款汇到宜良县烟草公司后,柴春智将其中250万元,以阳宗海旅游度假区开发总公司的名义,未经办理抵押担保手续,分两次借给徐福英的公司使用。
 
 
上述两笔借款共550万元,徐福英至今没有归还。最后,宜良县只好将"海王号"收归己有,但"海王号"已成明日黄花,没多少生意可做,如今依然搁浅在阳宗海岸边。
 
 
从1996年底至2000年5月,应徐福英要求,李嘉廷时而直接出面,时而通过云南省烟叶公司经理胡启鹏,让港商李镇桂"借款"1350万元给徐福英挥霍和偿还债务。徐福英向李镇桂借款后一直未还,李嘉廷则授意胡启鹏想办法在生意上照顾李镇桂,让其赚钱,以补偿徐福英所借的款项。1999年10月至2000年底,胡利用云南省烟草公司同意省烟叶公司促销库存烟叶的机会,帮助李镇桂促销烟叶25万担,并擅自提高促销费,使李镇桂非法获利2643万元。
 
 
至此,徐福英通过与李嘉廷的特殊关系,采取借款不还的方式,为自己谋取私利和逃避债务2000多万元。
 
 
知情者透露,徐福英成为李嘉廷的情妇后,与过去判若两人,整日花天酒地,无心经营餐馆,并长期沉湎赌场,甚至放高利贷,耗去巨额资金。据李嘉廷交待,他自己也清楚帮助徐借的钱,是不可能还了,将来追究起来自己有责任,所以后期再没从财政上给徐弄钱,而是让她从李镇桂等老板身上拿,自己再想法照顾他们做生意,通过看似复杂的程序避免风险。
 
 
李徐关系以李追求徐为始,以徐拉李下水为终,演出了权与色、欲与情、金钱与爱交换的闹剧,最初还较单纯的情爱,渐渐还原为物质上的利用与交换。随着时间的流逝,李嘉廷本人也开始感到了情场里的寒意,尤其1998年李嘉廷正式担任云南省省长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李嘉廷甚至有个"转移情妇"的计划:他让胡启鹏帮助李镇桂赚钱,扣除徐福英借款外,还让李镇桂多赚1000多万元,试图以此转移徐的视线,让她自己投向李镇桂的怀抱,好了结两人的关系。
 
 
4
 
私欲、官德不能两全
 
 
李徐之间关系复杂,其间羼杂了大量的金钱和物欲。但证据也表明,李对徐其实不是毫无感情的游戏和玩弄,而徐对李也多少有些真情实意。
 
 
1996年初,李嘉廷被安排到中央党校学习,临行前,李情意绵绵地要求徐到北京看他。不久,徐便因涉嫌侯连喜一案被昆明公安部门收容审查,由于在北京学习的李嘉廷亲自过问了此事,她仅被收审九日就被释放,案件不了了之。
 
 
令徐福英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放出来当天,李嘉廷就从北京打电话来找她,后来每天打两三次,每次讲一两个小时,最长一次竟然打了三个小时。她回忆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地感到他很爱我。"
 
 
李嘉廷身在党校,心系徐福英。仅仅靠煲电话粥,远远解不了相思之渴。在李三番五次地催促下,徐从看守所出来一星期后就飞赴北京与之约会。徐到北京后,一时耽搁,没有与李及时联系,李忧心如焚,急得流泪。
 
 
这些细节表明,从李嘉廷方面讲,至少在李徐关系的一定阶段,说李嘉廷对徐福英情深义切,并不为过。
 
 
李嘉廷位高权重,高处不胜寒,能说的未见得是愿意说的,能做的未见得是喜欢和擅长的,戴着面具生活,把自己一分为二,有意识地分裂自己的人格和精神,其内心的焦虑、孤寂和紧张,却非常人可以想象。
 
夫人王骁是清华同学,毕业后又同在哈尔滨工作,夫妻间30多年风风雨雨,相濡以沫,本应心心相印,同声共气,但王骁贪财无餍,蒙昧无知,以清华高材生之学养、省长夫人之尊,竟被徐福英玩弄于股掌之上。
 
 
1995年底,徐福英登堂入室,陪李嘉廷全家到石屏老家过春节,一路上,徐福英欢颜巧笑,精心伺候,落落大方,逐步消除了王骁的敌意,以致返程时,王骁竟认可了这位"妹妹",甚至认为徐福英委曲求全、不计名分。
 
一直到李嘉廷案发后,王骁方知徐福英虽然给了自己不少蝇头小利,但自己的省长丈夫却利用职权为徐福英谋利数千万元,徐福英把自己卖了,自己却替她数钞票,于是顿感无颜见人,于2001年9月16日在家中悬梁自尽。
 
 
显然,以王骁这样的智力、境界和患得患失的禀性,是无法纾解李嘉廷内心世界的极大矛盾和痛苦的。而徐福英却属于那种看到男人的眼神,就明白男人心思的女人。她与李嘉廷见面伊始,就把李嘉廷逗得心花怒放,伎俩不过是陪唱《夫妻双双把家还》。
 
 
被捕后的徐福英交待:"跟李嘉廷在一起的不少领导干部都带着女人一起来,可那些女人大多不是老婆,而是情妇。大家一起吃喝玩乐习以为常了,并没有什么回避和尴尬的意思。"

(责任编辑:陈尘)